幻化成风

他笑起来可真是四月艳阳天

暗河

cp业你,搁笔好久复盘中,脑洞就一点,很短,长篇有缘再见,感谢阅读啦♡
  
  
  夜色侵蚀光昏,天色渐渐沉去,倦意袭来,你合上双眼,那些已经被关入记忆大牢的片羽吉光又破门而出,是黑夜与它为伍,不然为什么一到夜晚它们就能逃之夭夭。
  
  
  
  梦里什么都有,学生时代的一个黄昏时刻,云是被烤的焦糖草莓面包,能闻到香味,赤羽业被提问,于是捏着他那特有的漫不经心的调调,悠哉地将英语字母从舌尖绕一个圈再渡出。
  
  余晖坠落在他身上,若有若无的线分割出一个阴暗面,他的眼神不知道飘向什么地方,瞳孔是刀锋上一抹血红,美艳残忍的颜色,应该是注意到了你的视线,坐下前眼神与你对视,炽热的几乎要烧灼,他的眼弯成弦月,眼底挑起皎亮的水光是今晚江心的月影。
  
  你有些痴迷地想,该死的,业和今天的云应该是一个味,草莓的。
  
  
  

【昊翔】Blow a kiss, fire a gun.


  
  渣文笔,快疯了

  
  
  滚烫血液在血管里极速窜流,孙翔心快要跳出来,肺间器官迟钝地生痛,意识溺亡,脑袋里是混沌一片白,脚下生风。
  
  刚下过一场淋漓大雨的小胡同潮湿阴冷,突如其来的血腥味游走鼻翼间,他心脏猛地一骤,心中的鹅毛雪已经铺了厘米厚,心说不好,唐昊这丫的最好命大些。
  
  
  映入眼帘的是唐昊正踹翻一个人,孙翔趁着喘息的机会在心里盘点了一下,一共七个人,心里立刻燃起火,三月烽火都抵不过燃烧的骨头,他顺手拽了一块砖,朝唐昊背后的人砸过去,扯着嗓子吼:“唐昊你他妈活够了!”
  
  语罢,孙翔不知道被谁踹了一脚,戾气顿生,“靠!”
  逮着身后的人就是一拳,这时候还收敛什么手劲,唐昊回敬他:“你才活够了!”
  
  
  这场惨烈的战斗直到其余几个人都半死不活才得以收场。
  
  
  孙翔还没来及说话,唐昊往他身上一歪,大口大口喘息,孙翔眉头紧蹙,看到唐昊眉睫间触目惊心的伤疤一下跳起来:“卧槽!哪个孙子给你弄的?!我弄不死他。”
  
  唐昊摇摇头,有气无力的指了指地上,孙翔放眼一望,哦,怪不得,这哪个脸上挂彩不比他多,社会我昊哥。
  
  
  “孙翔。”唐昊嗓子哑得吓人。
  
  “干嘛?”孙翔扬眉。
  
  “我想吃烧烤。”
  
  孙翔失笑,怎么也没想到唐昊第一句话竟然是这句。
  
  “那走吧。”
  
  
  
  
  「孙翔可能由于社会阅历不足种种原因,他在对人际交往这方面并不擅长,可以说是有点痴,但不可否认孙翔是有脑袋的,只要他认真做一件事,做的就是极出色的。
  唐昊也是人中龙凤,就是脾气暴躁了点,刚入社会,不懂怎么去收敛锋芒,不是天天一睁眼我就要横眉冷对千夫指,ok,感谢您读到这儿~」
  
  
  
  

记一次午夜惊魂。


  *雷🌚
  
  *就是自娱自乐。
  
  江波涛难以相信自己会梦游。
  
  事情是这样。
  
  唐昊:[午夜XX txt.]
  
  唐昊:这片太吓人了!我的妈。
  
  孙翔:哟昊哥不是什么都不怕,天王老子来了还得给你跪下吗。
  
  唐昊:....
  
  孙翔:我晚上看。
  
  唐昊:别别别,友情提示,你那个胆不要看,这片吓死过不少人。
  
  孙翔:呵呵,你翔哥胆可大了。
  
  唐昊:...不听爹爹言,吃亏在眼前。
  孙翔早在电脑上下好电影,打算过了凌晨看。
  
  
  
  于是已经睡了二个小时起床上卫生间的人听到黑漆漆的训练室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不奇怪。
  
  但周泽楷并不知情。
  
  所以周泽楷立刻抓了把扫帚,逼迫自己头脑清醒。
  
  训练室只有一台放电影的电脑与孙翔被照的五颜六色的脸,而孙翔一脸悠闲。
  
  周泽楷长腿一迈,坐在一个被黑暗包裹的位置。
  
  他起先还看到孙翔抓几把爆米花吃,渐渐地,过了十几分钟,孙翔面部紧绷神情严肃。
  
  周泽楷想笑,但还是忍住了,他听见训练室门开了,又抓起扫帚,由于孙翔注意力集中且带了耳机,压根不知道。
  
  看清来人后,周泽楷放下了扫帚,江波涛啊,待再近一点,周泽楷疑惑极了,“...江?”
  
  ——江波涛闭着眼,双臂伸直往前走。
  
  周泽楷猜想可能是梦游了,于是没叫他。
  
  江波涛缓缓走到孙翔旁边,孙翔终于注意到有个人影,他表情瞬间悲痛欲绝,当即立断拔下耳机,开始跑路然后,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种声音即使是睡如死猪的人也会醒,何况江波涛这种一叫就醒的,梦游被叫醒虽然不会吓死人,可半梦半醒一睁眼,眼前是个女鬼冲击力也太大了吧。
  
  周泽楷表示不知道应该先安慰谁。
  
  
  
  
  
  
  
  
  
  

【张楚】Crush.

 
 
  
  *脑子一抽,我就搞了张楚.再有,Crush通常为压碎,作为名词,短暂地、热烈地但是羞涩地爱恋。
  
  
  女人穿着面黑底红的高跟鞋,进入会场,细跟叩击地板,锋利可拟刀,红艳裙摆如扬开的旗帜,衬出姣好的身材,胸脯还是如山高耸。
  
  便是楚云秀。
  
  楚云秀此刻已经到了会客厅,小腿线条刘畅完美,斜着并在一起,修长指间夹着蓝色esse,她媚骨天成,涂妖冶的红唇正符,发丝也黑的彻底。
  
  有人敲门,她掀起眼帘,正巧遮住中间小巧黑痣。
  
  男人穿着灰色西装,扣子一丝不苟的扣着,领口处有白边竖着,张新杰不喜欢把衬衫竖起,他这样做,是要遮盖前几日的恶果。
  
  楚云秀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张新杰少有的主动,最后她用仅剩的一点力气去在这个显眼的地方留下了记号。
  
  已经有几天没见到自己的爱人了,她突然的气愤。
  
  她眺着眼看,他刘海被梳上去,人愈发干净了,就如山川之巅的一捧雪,他垂眼时,青色血管清晰可见,楚云秀的窗前清明月。
  
  
  “新杰,上帝总是过于偏袒你,请允许我赐吻。”
  
  楚云秀弹了弹烟灰,起身,深吸一口烟,贴上他的唇才肯渡出,张新杰反感她吸烟,惩罚性的咬唇,没等人反应,舌头细密扫过口中每一个角落,他们缠绵,许久才恋恋不舍的分开。
  
  楚云秀眼尖的瞄到张新杰因情欲眼角泛起的红,心满意足。